客户端下载
夜晚模式
阅听网>幻域之歌>二,金宫之上
  雅致的金宫庭院,花草繁盛两侧,小径幽美冷清,淡然的花香随雾气扑面而来,也许是个不错的养生之所。对于居住在此处的权贵来说。

  不一会儿,小径的那头传来交谈欢笑声,园丁们忙停下手里的活儿,在道路两侧肃立,低着头颅,当作是对贵族们敬意的问好。

  大概朝这边走来了二十个不等的贵族成员,每一个都穿着雍容华贵,打扮得神采奕奕。拥有爵位的他们相互交谈,共同欢笑,也许在这样临近下午茶的时间下,他们很难谈及国事。

  所以交谈的内容大多贴近生活娱乐,令人倍感亲切。

  不过这些受邀而来的贵族们并非他们表现得那么悠闲,今日,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日子。晚上十二点整,是光复教会的下一任光翼大祭司就职的时刻,不仅如此,还有七英雄的炼金大师兰伊塔到场。

 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,克里斯蒂安·修·弗伦萨尔,这个迅速知名起来的小皇子竟集体邀请他们这些贵族共享下午茶。他想干什么?

  通过这条小径,视野变得开阔,他们出了金宫庭院到达了皇家草场,一片油绿的大型草场。太皇帝送给克里斯蒂安皇子的生日礼物。

  也就是,专门提供给小皇子赛马游戏的私人场所,选用金宫最好的绿地。草场的边缘,站着一位迎接众贵族的骑士,看见贵族们走来,年轻英俊的骑士微笑着迎了上去。

  “斐明公爵家族、德米特里奇家族、罗斯托夫家族……”细眉毛的青年骑士恭声问候,依次致意,手臂向前一伸,宝蓝色的瞳孔看着贵族们,“克里斯蒂安皇子殿下正等着诸位,请这边走。”

  贵族们相互谦让,随着银甲骑士的指引向前走去,不时会有些杂音,显然有人还不知道这位可以自由出入小皇子草场的年轻人是谁。

  “龙伏骑士蒙比,小皇子的侍从。”他们这样解释。

  走过修剪有加的草地,在一处高台下,贵族们看见了搭起的凉棚与桌椅,隔着老远就能闻到清淡的普陀伦蜜茶的香味。

  上等的茶香致使贵族们加快了脚步,蒙比也停下了与公爵们之间的寒暄,很快到了下午茶跟前。

  蒙比安排贵族们落座,吩咐侍者从旁服务,为吸烟的大人续上火柴,提供给单身女士无懈可击的微笑。一切都行云流水,会让人淡忘他只是小皇子的侍从骑士。

  口干舌燥的贵族们喝上了令人神清气爽的蜜茶,受到了英俊骑士的款待,不由得疑惑起来,小皇子在哪儿?这么突然地叫来他们,不会是为了请他们喝喝茶那么简单吧。

  蒙比细长的眸子眯了眯,微笑不改。

  正当他们疑惑得交头接耳,左顾右盼时,耳边传来了阵阵轻快的马蹄声。

  闻声,他们一致转头,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——一名全身披戴金色铠甲的骑士,驾驭着那匹闻名凯尔城的纯种雪蹄白马,正不紧不慢地向这边行来。

  白马轻快走到近前,上面的骑士扫视了一眼正在乘凉的诸位贵族,翻身下马,站定之后伸手将头盔取了下来。

  亮金色长发如瀑布般倾泄而下,散发着夺目的金光,象征皇族至权的金发,总是这样刺目的。在平顺漂亮的金色下,露出一张英俊得出奇的脸,高挺的鼻梁,刻薄的嘴唇,立体的下巴,还有那对深陷于眼窝中如晴空般蔚蓝的双眸。

  这是皇族的宠儿,肃清了内政厅的小皇子,太皇帝最重视的孙辈,克里斯蒂安·修·弗伦萨尔。

  “殿下。”回过神来的贵族依次起身,与走来的小皇子握手问好。

  克里斯蒂安面上带着笑意,不过却似乎没有将他们当做贵族,他笔直地身体,像是检阅部队一般走过他们身边。他握手的方式也颇有门道,不会过多停留,但能让人感受到他的礼貌。

  蒙比,那个细眉淡目的侍从骑士,在皇子问候之后,上前接过了主人的头盔,牵走了低头咀嚼的雪蹄白马。

  克里斯蒂安在单独的桌椅站定,侍者立马在他面前前斟满酒杯。同时,所有贵族的面前也满上了一杯红酒,弄得有些突兀。

  还不及他们出声询问,小皇子高举起酒杯,英俊的脸上光彩四射,高声道:“敬,至高无上的金宫,皇族最好的亲人朋友们。”

  贵族们互相对视一眼,纷纷起身举起了酒杯,脸上洋溢着欢悦,将小皇子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,仰头喝完了这杯开心又疑惑的酒水。

  “请大家落座。”克里斯蒂安伸了伸手,薄薄的唇角上扬,“六位令人起敬的公爵大人,以及最亲密的家人朋友。今天除了受邀参与我的茶会之外,我还想宣布一个令人,欢喜的事情。”他说到欢喜这个词的时候,略微停顿了一下,似是在斟酌用词。

  “光复教会是我们利维索隆的传统信仰,也是全人族的福音,是万能的伊洛旭雅的恩泽。如今,下一任大祭司上任,万象更新,实在是举国之喜。”贵族们赞同地点头,公爵们都暗暗思量,手掌紧握,小皇子继续说道,“但是,我在这里还要告诉诸位一个喜上之喜!…”

  声音猛顿,克里斯蒂安的眼神一冷,出手如电,腰间剑鞘一响,剑刃就挥向了斐明公爵的方向。可怜的老公爵吓得满头白发都在颤抖,他身后的儿女还来不及拔剑,小皇子的剑势太过迅猛,绝非他们可抵挡。

  剑刃没有切下斐明公爵的脑袋,而是削过老公爵的秃顶,斩到了一片透明的光壁上。

  贵族们这才站起身来,自卫般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武器,惊讶地注视着克里斯蒂安。

  “谁?敢在皇家重地肆意妄为?”小皇子英俊的脸冷了下来,高声喝道。

  贵族们警惕地环顾四周,不期然扫到斐明公爵发白的老脸,都是忍俊不禁。老公爵的脸上,多了几副滑稽的涂鸦,就像恶作剧一般清楚地展现在人们眼前。

  斐明公爵见周围的人都看着自己憋笑,抹了一下自己的脸,往手里一看,气得鼻子都歪了,他大声怒斥:“谁?侍卫!侍卫!抓刺客!”

  克里斯蒂安蓝眸向四周环视一圈,脸色回复平静,剑收入鞘,淡淡地道:“诸位收起武器吧,不是刺客。”

  贵族们半信半疑间,从他们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:“眼力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呢,皇子殿下。还是说隐身术对你来说已经太低级了。”

  摆满酒杯装饰的木桌前,小皇子克里斯蒂安少有地扶了扶额,低声道:“奥黛莉,提前有时不同于准时,会让人头疼的。”

  #

  金宫之上,凯尔城最高处城堡的一处殿宇,无顶的老旧宫殿,颇有巨石风格的古代建筑。抬眼就能望见蔚蓝的天空,和更高处的皇殿。

  克里斯蒂安推门入内,脸色无奈,一边进门一边冲身后的人说着:“不要总是在中途打断我好吗,我在从政!从政!有很多人心我要去收买,很多印象我要去创造!刚才算什么?主人擅自离开,客人灰头土脸?”

  第二个跟随进来的奥黛莉嘟着小嘴,像只犯错的小猫般跟在金发男子的身后,小声地说道:“谁知道你在干这些事啊,你以前不是经常在练剑的时候偷跑出去玩吗…”

  蒙比第三个走进门,一手拿着头盔,一手提着马鞭,不方便地关上门插口道:“上次见面是在六年前,你们俩加起来还不到二十岁。”

  “闭嘴蒙比!”两人同时看向蒙比,侍从骑士撇了撇嘴,自顾自地走开了。

  “下次你再回来呢?万一那时候我正和爷爷议事,你也准备拉我出来吗?”克里斯蒂安敲着桌子,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火气。

  “没有下次了。”奥黛莉看了看他,绞着手指,“我马上就要成为光翼大祭司了,修。”

  克里斯蒂安的神情一愣,半晌没说话,盯着面前这个不过十六岁的女孩看了一会儿,才说:“对,没错。那样你就很难离开金宫了,光复教会的领导者。”

  两人沉默了下来,修摘下了手上的皮质手套,在座位上坐了下来,手套丢在一边。奥黛莉见状也走过去,坐到修左手边的位子上,气氛一时凝结。

  修理了理已经够整齐的金发,想了一会儿,试探性地问道:“路途挺远的吧?你要不要喝点儿……”

  “修、奥黛莉,感谢神明,我找到一点儿红茶,你们要不要来点儿?”

  “感谢神明!蒙比!放下茶,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这好吗?”

  蒙比反应过来自己可能挑了个不好的时间,迅速放下红茶头也不回地出了殿门。

  “说起来,你和老师这六年都去哪了?”修干咳几声,拿起了茶杯。

  “你懂的,老师那种严厉的性子。无聊的魔法修习、素质修习、文化修习。”奥黛莉捧着茶杯,看着面上热气腾腾,“为了有能力当上光翼大祭司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修放下了茶杯,看上去红茶不对他的胃口,“老师呢?”

  “估计还慢慢悠悠在路上吧。”

  修低低一笑:“他对我肃清内政厅的事,应该感到很生气的吧?”

  奥黛莉刚欲所言,殿门突然打开,一个苍老的声音随之响起:“有那么点儿,正想问问你。”

  穹顶撒下的天光打在老人身上,他满头银丝都在闪闪发光,脸上岁月的伤痕清清楚楚。老人一步跨出,就已经到了小皇子的面前,一股磅礴的气流托起了正准备跪下的克里斯蒂安。

  “我讨厌虚礼。”

  兰伊塔生冷地吐出五个字,脸色冰冷,俯视着低身的小皇子,他身上有着强烈的光芒,好似天空中的太阳都聚合到他身上了似得。

  修淡淡一笑,被那股巨力又压回了座位上,他笑着说:“别来无恙,老师。”

  兰伊塔转过身,背对着小皇子,依旧冷着声音:“就快有恙了,殿下。内政厅的事,你怎么说?”

  修一笑:“没有任何解释。”

  周围的空气仿佛又凝固了几分,令人紧张的沉默无人打破。奥黛莉睁着大眼睛,不敢出声,但如果老师发怒,她会毫不犹豫地恳求老师。

  “但,请让我说说结果。”修再次发言,语气极其自信,兰伊塔默不作声,就当是同意他的再次辩解。

  修缓解了一下周围的压迫,开口道:“今晚,奥黛莉会顺利地就任祭司,而新的内政厅权力将与光复教会紧密相连。老师,这样可以原谅您最得意的弟子了吧?”

  微微一震,伟大的七英雄之一兰伊塔发出了一个近似于笑声的浊音,两人感到周围沉重的压力骤然消退。老人身上的光芒从眼睛里消失,转眼间,那个背影又变回了一个佝偻苍老的长者。

  “你真是我的好学生。”

  兰伊塔轻声赞叹一声,侧头望向身后,他没有看到修,但他还是知道,小皇子也露出了真正的笑意。

  点击下载手机客户端APP:手机写小说,在APP的书城里搜索《幻域之歌》第一时间阅读本书最新章节
数据提示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