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户端下载
夜晚模式
阅听网>幻域之歌>三,千焰心
  利维索隆的凯尔城的确风景宜人,金宫的宏伟确让人永生难忘。但是,现在来讲,这些风光还太早了,那些令人作呕的贵族并非故事所描述的重点。故事的主人公也不是喜欢操弄政治的掌权者,甚至他现在对政事丝毫没有什么兴趣。

  出了凯尔城,一路往北数千里,在连接精灵族版图的疆域位置,有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。对,就是前文所提到的那三座“天堑屏障”中的一座,冰之山脉,名称是卡洛丽妲,特点是寒冷至极,固守人族极北地域的群山,起到阻挡精灵族与吸引探险者的作用。

  两个作用都与死亡脱不了干系。

  就是这样危险寒冷的地域下,还有一座属于利维索隆管辖范围内的小村庄,亚林村,就位于离卡洛丽妲山脉外围不到十公里的地方。一个人口稀少、物资缺乏也无人问津的贫困村庄,当然利维索隆自然也没有功夫去管理这个小地方。

  故事的主角,目前就住在这个小村庄最好的红砖房子里。

  但他现在还没回家,因为一点点失误,他正在军队管制下贫民交易站的守卫营帐中。

  “好了,给你一次机会,澄清你是如何烧死了三个市井流氓并毁了小半个交易所的?”

  审问的守卫不厌其烦地拿着小本子,晃动着蜡烛,以便看清对面桌子前被捆得死死的红发小孩子的脸。他的疑问颇为荒谬,但火光冲天的那一幕让他看在眼里,他也只能这么审问了。

  红发小孩被乱晃的烛光惹得不怎么高兴,加上身上的锁链紧得要命,便怒视着守卫:“我只是个孩子,大叔!还有,停下你那该死左手!蜡烛是无辜的!”

  守卫摸了摸胡子,皱着眉:“或许你说得没错,一个孩子怎么会纵火杀人呢。”

  红发少年叹了口气,被绑住的双手摊了摊,脸色愤怒,高声叫道:“那不就得了!你们应该去抓抢我私人财产的家伙,而不是审问我这个受害者。”

  守卫不怀好意地盯着红发少年好一会儿,挑了挑眉毛:“你是对的。”他绕过桌子,解开了红发少年身上的锁链,退开一步,以便他可以自己起身。

  “这就对了。守卫大叔!祝你身体健康,生活愉快,啊……诶!你想干什么!我唔唔!…”红发少年刚刚起身,身旁的守卫却一把将其锁在了臂弯里,将他的身体整个提了起来。

  “闭嘴,小杂种。”守卫目带凶光,一手提起红发少年瘦弱的身子,一手掰开了牢门的铁锁,然后猛力将其丢了进去,快速锁上了门。

  红发少年扑到铁牢门前,双眸怒意如芒,怒吼道:“混蛋,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干什么?”守卫带着疑惑转头,大笑起来,“还用问?你,腐烂在监狱里。钱,都归我一个人。”

  红发少年神情愤怒至极,用脚踢得铁门“哐哐”作响,大声喊道:“抢钱了!利维索隆的官兵没一个好东西!救命啊!”

  守卫笑得更加肆意了,嘲讽道:“放心,没有人能听见,就算是听见也没人会理睬你,贱民们怕我们得很,躲还来不及呢。”

  说罢,他拿上桌面放着得本子,根本没有打开笔盖的笔扔到一边,得意洋洋地离开了牢房。

  “碰!”大门重重合上了。

  红发少年又喊了一会儿,半天也没有响动,无趣地撇着嘴,低声自喃:“无聊死了!这些官兵的表现真是毫无可圈可点之处。”

  他忍不住嘴角上扬,接下来换你倒霉了。

  抬起手,伸出一根纤细的食指,他笑得如同一个红发小恶魔。蓦然间,那根食指的色泽变得红润晶莹起来,仿佛那手指越发滚烫起来,接近它的铁门发出“滋滋”的响声。

  “哧。”细微的响动,红发少年伸出的手指上,燃起一簇明晃晃的火苗。火苗成暗红色,与普通明火不同,给人的感觉更加粘稠灼热,近乎液态,但那的确就是正燃烧着的烈焰。

  那力量,分明是真实存在的魔力!这个穿着破旧的十四五岁的男孩,竟然是个拥有魔力的法师。

  不得不说,在这个时代,克罗诺斯世界的魔法师,已经是可谓稀有。原本魔法并不是那么难得一见的事物,只是在一百五十六年前的末法战争中,各个种族参战的魔法师几乎都死在了战场上,魔法的滥用也导致施术者自食其果,所以法术已经不再像百年前那么广泛。

  红发少年手指一动,那团火焰便蹦到了那铁门之上,粘稠的炽热在铁门上扩散,无声无息地融化了坚硬的铁门。

  化为铁水的物质散落了一地,红发少年轻而易举地走出了牢房外,四下翻了翻、看了看,便在储物的木柜子里翻出了自己原先拿着的大袋子。

  打开袋口,暗红的双眸向其中扫了扫,几个小袋装的金币,一些娜娅姐交代要采购的食材和布料,诶?葡萄爱吃的鱼干呢?

  红发少年皱着秀眉,咬着嘴唇思考,自己的金币都在,没道理干瘪难闻的鱼干会不翼而飞吧?他想了想,偷偷摸摸地走到审问室门口,悄然推开了大门。交谈声与杂音传来,他小心翼翼地朝门缝外望去。

  大概有十个士兵守卫在营房里,有的趴在脏兮兮的酒桌上灌着自己,有的清醒着摇着骰子直盯同僚的钱袋,还有的张牙舞爪地躺在一边,一脸惬意地吞吐烟云。

  他倒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糜烂的场景不禁多看了一会儿。

  鱼干!红发少年眼神一动,在躺在一边抽烟的士兵当中发现了自己的东西。原先那个审问自己的粗暴守卫正一手抽着烟,一手抓着鱼干往嘴里塞,旁边的混球还把辣椒酱往盘子里挤。

  看着那变得红艳艳的一盘子鱼干,红发男孩翻着白眼,打心底里觉得恶心。想不到世间除了葡萄,还有活物喜欢吃这玩意儿,好吧,这鱼干我不要了。

  红发少年朝这群士兵呸了一口,嘴里骂着渣滓之类的话,随手合上了门,转身回到了审讯室里。

  晦气晦气!红发男孩心里碎碎念,使劲拉开了小窗口的保险栓,就要准备翻出去的时候,突然停住了动作。就这么放过这群混球了?

  少年的嘴角又勾了起来,精致的小脸洋溢着不符合他年龄的邪魅与狡诈。会不禁让人联想到深山中求生多年的野狐。

  他念动沉重的咒语,双手结印,让空气膨胀的无形魔力在纤细稚嫩的手指间流动。

  “嘭!”一束暗红色的魔力火焰无声地在空无一人的牢房里爆裂开来。小窗口传来一声脆响,窗扉还在摇晃,而那里却已没了红发男孩的身影。

  #

  红发少年在守卫们发现失火之前离开了风雪中的交易所,刺骨的寒风刮得他狠狠打了个喷嚏。他吸了吸鼻子,随手一挥,一层深红的薄膜覆盖在其身上。

 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,望向前路漫长而无际,飞雪肆虐而无情,暗红色眼眸里黯了黯,但仍是大步向前走去。身后小镇喧哗异常,火蛇般扭曲的火光照亮他脚下的深雪,风雪瞬息间湮没了那小小的身影。

  从作为交易所的小镇到亚林村的官方路程足足有二十公里左右,加上风雪严重,走上一天一夜都不是难见的事。而红发少年有一条独家的隐秘近路,一来一回也不用着半天。

  这次,也不例外,红发少年在入夜之前,准确到达了亚林村的村门口。

  天色转青,云上星河从深沉的天幕后显现,星星点点,每一颗都微渺如尘。他踏入破烂积雪的门栏后,抬头望向青空怀中的星河,不觉得那些星光有多么美妙,死去的光辉怎么会是欢悦的呢?

  古老的传说中,光翼女神将神力化为满天星光,而行星神祇原本无法绽放那么璀璨、强烈的光芒的。但他们死去之后,爆炸的光芒从遥远的空际传来,才传达到我们眼中。

  四散的光点,实在无法让他联想到天空的笑容,说不定那只是邪恶的窥视。红发少年搓着双手,朝合十的手掌哈了几口热气。

  夜色淡着,破旧村子的行道里只有稀疏的寥寥几人,见到村口有人影,有人认出了红发少年,纷纷向他打起招呼来。卧在屋外篷子底下的苦脸老头笑眯眯地看着自己,满口黄牙营造出恶劣的笑容。

  走近苦脸老人,红发少年往兜里抓了几个金币,塞到他乌黑的手中,笑着问道:“大爷,你家姑爷又把你赶出来了?你儿子还没回来啊?”

  苦脸老人皱着一张老脸,曲指数着金币,露出一口黄牙:“好孩子,好东西都卖掉了…”他转眼就要哭出来了,“狼心狗肺的东西,我把好女儿嫁给他,竟然这样对我…妈的……”

  红发少年知道他又要开始骂街了,连忙抽身离开,看着哭丧着脸的老人,叹了口气。这家人的确可气,但这是家务事,他一个小孩子也不好多管。

  他起身离开,刚走了一会儿,就听见苦脸老者的喊声:“千焰心!——”

  “诶!”

  “娜娅锅里烧着肉!去晚了就烂透了!”

  红发少年点了点头,答应着拔腿跑向了行道深处——行道向左最深处的两层木房,就是霍罗夫妇的家,那是一对模范般的夫妻。

  点击下载手机客户端APP:手机写小说,在APP的书城里搜索《幻域之歌》第一时间阅读本书最新章节
数据提示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