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户端下载
夜晚模式
阅听网>幻域之歌>五,翻船
  辽远无际的夜色是连月光都无法企及的黑暗,茫茫雪地,只有穆恩士兵营帐处生着火光,照亮方寸雪白。除此之外的黑暗深沉,给予人们一种恐怖未知的视觉记忆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暗选择猎物。

  渐渐的,有奇怪的叫鸣传来,像是有某种昆虫在分泌唾液的细微响声。

  女骑士握紧了鹰首长剑,大拇指在剑柄的末端摩挲,这是她拔剑的习惯性动作。

  小胡子军官巴顿抽出了腰间的长刀,跑到了女骑士身边,警惕地望向营门方向,高声喊道:“往克雷托那边去几个人,必须保住补给!”

  最前方的七八个士兵应声而动,快速跑向营帐的背面。

  女骑士目光飞快扫动,那对碧绿如湖的眸子似乎能剥开黑暗一般,继续刚才的命令:“大多数敌人在营门前方,少数敌人正在慢慢围住大营,来二十个人,分散往四面清扫毒蛛,去保护补给的增派十五人,剩下的拿起火把,和巴林团长守住阵地。”说完,举步就要往外走。

  “你想去哪?太危险了!”巴顿一把拉住女骑士,焦急道,“我派一个小队保护你。另外,我叫巴顿!”

  女骑士甩开他的手,碧色眼眸极寒无比,语气万年不变的生冷:“不用。每一群毒蛛都有一个蛛王头领,杀了它,蛛群就会大乱,到时候你看准时机冲锋。”

  周围的怪叫声越发频繁,女骑士转身冲出了营门,转眼间便没入了黑暗中。巴顿没能拦得住,只好硬着头皮大喝道:“按玛利亚说的做!准备战斗!”

  士兵们应了一声,大多数人望着那道背影有些担忧。但那些曾与玛利亚同期在骑士堡垒学习的士兵却十分镇静,望向那道背影的眼神也格外平常。

  玛利亚一身银甲,在黑暗中穿行,所过之处皆是一片银光,她的速度快得惊人,如果她想避开你,你绝不会看见她离开的方向。鹰首长剑银金色的外壳也散发着微光,照亮昏暗的雪地。

  还好今晚没有下雪,玛利亚眼中闪过一抹后怕,若是下起雪又没有月光,估计今晚之后这一百多号人没几个能活着离开。

  鼻尖的腥臭越来越重,玛利亚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,快速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事物,扔到半空。

  “嘭!”一束纯白的光芒如烟花般在空中盛放,余晖却没有像烟花一样消散,缓缓固定在了空中,如天灯般悬浮,同时照亮了一大片地方。

  魔法烟花,法师将魔力灌注进烟花里,使火星滞留在空中一段时间。因为大陆上魔法师大减,风气衰败,连这种节日用的娱乐用品也不常见了。

  随着光亮的定型,玛利亚与后方营帐的军士们也看清了他们所面对的敌人。

  雪原毒蛛,是一种异形巨怪,每一只毒蛛都有一到两米的长度,八只虫腿上生满倒刺,通体呈雪白色,背部有因毒素形成的黑斑。最致命的,是它长满螺旋尖牙的巨颚,巨颚尖端漆黑,有着能瞬间麻痹神经的剧毒。

  光芒万丈间,整片雪原,密密麻麻的都是这种怪物的身影。

  巴顿看清了这些毒蛛群的阵势,面色镇静,举起长刀的手稳定无比,高声命令道:“守住营帐!弩箭手,掩护玛利亚!”

  这些士兵都是穆恩城的尖锐部队,要么是骑士,要么是获得了骑士资格的预备骑士。作为精英士兵的他们意志坚定,就算面对着从未见过的怪物也能沉着应对。当下身上带弩的十几名士兵冲上前去,对准最前方的毒蛛抠动了扳机。

  玛利亚本想出手,但这箭雨一到,她四周毒蛛骤退,给了她足够的空间。她足尖一点,身形如幻影般明灭,穿梭在正嘶吼的毒蛛群间。

  这些都只是一般的毒蛛,真正厉害的是那个操控族群的毒蛛王,只有杀了它,蛛群才会退散,不然这些恶心的畜生永远杀不完。

  毒蛛们在光芒的照耀下显得十分萎靡,但那尖锐的弩箭似乎对它们也没造成多少伤害。它们脸上的八只怪目翻转,嘴里不断发出“滋滋”声,似是在生气。

  突然间,一种比毒蛛们更可怕的尖锐叫声响起,毒蛛们身体连震,也仰头叫了起来。诡异的和声让士兵们心头发慌。

  片刻后,毒蛛们不再畏畏缩缩,八只怪目红光闪闪,晃动着八只怪脚,如潮水般朝营帐这边涌了过来。

  雪色兽潮刹那间淹没了玛利亚的身影。

  普通士兵已经开始心惊胆战了,忽听巴顿稳重的声音响在他们耳边:“持盾顶上去!除了毒牙,它们不过是普通的酗酒暴徒!”

  士兵们顿时精神一震,和周围的战友大喝一声,举盾冲了上去。人蛛激烈地撞在一起,士兵们注意地抵住了毒蛛锋利的毒牙后,便与一只或多只毒蛛缠斗了起来,一时战局打得不相上下。

  毒蛛们一个个爬上同伴的身体,一同朝士兵们扑去,还好这些士兵战斗技艺不弱,暂时在营帐门口挡住了这些怪物。

  军团的领袖巴顿也加入了战局,手中长刀连连挥动,寒光闪烁间,属于毒蛛的绿色血液四射,他的刀法不可以说不精湛。

  但是,雪原毒蛛拥有极硬的外壳,很难立刻杀死这些雪原怪物,他一个人面对近十只毒蛛,在缓解其它战友压力的同时,自己也陷入了苦战。

  #

  玛利亚逐渐闪出了光亮照明的范围,只能凭自己的眼力和一点点微光来分辨周围的事物。她惊讶地发现,毒蛛数量多得惊人,好几次在黑暗中都险些被毒蛛拦截住,不过她都凭着超绝的身法避了过去。

  一阵腥风扑面,玛利亚避无可避,起手一剑便劈了下去,挡住她的毒蛛还未举爪相扛,前半部分身体便被劈成了两瓣,绿色的汁液飞溅而出。

  仅仅是一剑,就将那堪比钢铁的蛛身劈成这样,其力量绝非常人。

  玛利亚一击得手,并未停留,听得身后风声阵阵,便知道又有毒蛛扑来,一点足,再次辗转腾挪。扑空了的毒蛛们一阵骚动,纷纷朝那个狂妄的人类追了过去。

  一路飞奔,不知身后跟了多少毒蛛,但玛利亚依然冷静自若,头盔下的脸也没有一丝慌乱,灵巧地躲开一次次突袭。

  黑暗中,她再次挥剑,怪声惨叫,扑向她的毒蛛再次被一剑劈碎,绿汁撒了一地。那让人们大为头疼的毒蛛在她手下无异于豆腐一般绵软。

  这样不行。玛利亚回身接着一扫,剑尖掠过几只毒蛛的前脸,血红的八只怪目登时破裂。她回身收剑,暗道得快点儿找到毒蛛王,不然情况会越来越糟。

  刚才的巨大声音似乎在这边,她一边跑着,一边朝右边看去。

  “嗯?”她迟疑了一下,余光扫到左手边的黑暗中,有一点点暗红闪烁。

  像是一种人为的信号,暗红色光芒轻快地闪动,三下为一顿,三下为一顿,似乎是想传达给她什么信息。玛利亚又望了望右边,一咬牙,发力一踏,直往左边的黑暗冲去。

  那暗红色光芒还在闪烁,不断重复三下一顿,隐约看见是在比较远的雪丘上。玛利亚恍然,仔细一嗅,果然腥风更浓。

  此时耳边一声怪异的咆哮,粗野的热气几乎喷到了她的脸上。

  玛利亚来不及细看,凭着战斗的经验,一剑刺了过去,剑身上传回了极强的反震之力。同时听到了近在咫尺的怒吼,温热的汁液再次溅出,野兽猛力晃动脑袋,刺入的剑刃又被甩了出来。

  玛利亚不禁闷哼一声,借力翻身半空,轻飘飘地落在了雪地上。

  可见,对于武者颇有难度的卸力之道她也掌握得无比娴熟,那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实战才能作出的反应。

  玛利亚飞快起身,双手握剑,定睛一看,那漆黑的巨大阴影高有三米多,身长是普通毒蛛的好几倍,可怖巨脸上红光四射,具体有多少只眼睛已来不及细数。

  毒蛛王嘶吼一声,前爪带着强烈的劲风横扫而来,卷起地上大片积雪。

  玛利亚被那突如其来的飞雪挡住了视线,抬手举剑欲挡。

  毒蛛王怪目兴奋,在它脑中仅存的几个画面里,从未有人类能靠身体力量挡下它一击,这个猎物很快就没有威胁了。

  它如是想到,前爪更加用力的扫去。

  “当!——”巨大的声响震动耳膜,远处营帐中正厮杀的士兵们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巴顿心中甚是着急,非常担心玛利亚的安危,可是他还是无法抽身,越来越多的毒蛛正在逼近。

  实际上,他完全不需要担心。

 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毒蛛王八脚朝天地翻在了地上,简单的脑子无法分析当前的状况。它的确实实在在地命中了那个人类,可为什么,自己反而被一种大得难以想象的气力给震翻了?这不可能啊!

  它怪目连翻,费劲地翻了回来,看向自己命中那个人类的前爪。可以阻断三人环抱树桩的爪子已经麻痹,其上细密的裂痕清晰可见。

  “咔。”一声脆响,那粗壮的前爪颤动,从中折断。

  毒蛛王疯狂吼叫,血红的怪目死死地瞪着怡然不动的银甲骑士,剩下的七足猛地发力,直直冲她扑了过去,张开布满尖牙的巨口。它气得发疯,自它成为蛛王以来何曾受过这等伤痛?它要用牙齿嚼碎这个该死的人类!以百倍千倍偿还给她!

  玛利亚冷哼一声,手中鹰首长剑爆发出刺目的紫光,在黑夜里宛如一道长虹。

  眨眼间,毒蛛王扑到近前,玛利亚不退反进,缠绕着狂暴紫光的长剑朝着毒蛛王巨大的身体就是一劈。紫光瞬间剥离了剑身,化为了长长的一道紫光剑刃,猛然劈在了毒蛛王的身体上。

  “噗!——”一连串爆音狂响,绿色汁液如激流般喷洒而出,将大片雪地都染成了墨绿色。毒蛛王厚实的外壳直接被凶悍的紫光粉碎,一身粉色的软肉暴露在了剑气下,轻而易举地被切开。

  毒蛛王发出最后一声惨叫,碎在了雪地上,没了生息。

  当它血红的怪目暗淡下去的时候,位于这片雪地里的毒蛛尽皆颤抖,连连发出怪叫。正与士兵厮杀的毒蛛好似瞬间被抽空了力气一般,轻松被士兵推翻在地,一剑刺穿了肚皮。

  “成功了。”

  巴顿微微一笑,唇上的两撇小胡子随之上扬。然后厌恶地看了一眼软绵绵压在身上的毒蛛,一脚将之踹开,长刀砍下了它的头颅,朝毒蛛的尸首啐了一口,怒骂道:“死怪物,倒贴老子老子也不要!”

  #

  远处的雪丘上,千焰心将手掌中的暗红火光熄灭,看着雪地上那个终于击杀了毒蛛王的银甲骑士,松了口气。隔空冲那家伙撇了撇嘴,要不是多亏了小爷,你就慢慢找去吧。

  说起来他也是好运气,毒蛛群一开始出现时他就有所察觉,先行远离了营帐附近,毒蛛王又恰好出现在他附近,还好毒蛛王的感知能力不强再加上那个银甲骑士横冲直撞,吸引了它的注意。不然,他除非使用其它隐蔽气息的魔法,否则早就被吃了。

  千焰心坐在雪丘顶端,遥望远处那火光迅疾的营帐,老气横秋地摇了摇头:“这些小伙子啊,还是太年轻了!”言罢,脸上浮现出自得的笑容。

  他正自得,视线回到下方毒蛛王死去的雪地,神情突然一僵——人呢?那个鲁莽的银甲骑士呢?

  耳朵一动,千焰心猛地转头,一只套着皮甲的拳头直直地砸在他漂亮的鼻子上。

  猛烈眩晕感让他眼前虚幻,天旋地转间他好像看见了一个全身银甲、装备得密不透风的高挑骑士。骑士收回了拳头,正歪着头瞧着倒地的自己。

  “阴沟里……”下半句话缺失,千焰心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

  点击下载手机客户端APP:手机写小说,在APP的书城里搜索《幻域之歌》第一时间阅读本书最新章节
数据提示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