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户端下载
夜晚模式
阅听网>幻域之歌>十,龟与蚁(二)
  同样戴着木质面具的黑衣人蛰伏在夜晚的雪地上,凌厉的双眼扫到远方营帐处冒出的火光,便站起身来。

  飞雪落了他一肩,淡淡的月光照亮他的模样,面具上印刻的龟形图案清晰可见。他的身材十分高大,紧身的黑衣被他壮硕的身躯绷起,明显的肌肉纹理在黑衣下显露。

  “是时候了。”

  他自喃一声,双手合十,身上散发出幽蓝的光晕,紧密环绕。幽幽如鬼火般的光晕,映照出他诡异的龟纹面具,那对蓝色的眼睛在幽蓝的环绕中,也如两团鬼火,剔透地燃烧着。

  幽光闪烁,鬼冥浩荡,几乎死寂的魔力沸腾而出,黑衣人低喝,轻念咒语:“深渊安息之时,传颂欢歌悲戚;蔓延幻象之时,虚空与我同行……”

  咒语中夹杂着利维索隆的古语,奇特的卷舌音给整段咒语平添几分古老的气息。咒语了最后,黑衣人的双目已经变成了完全的两团鬼火。

  他严正举起手中的短法杖,其上六格蓝宝石爆发出魔光:“以无边虚无之名——!”

  幽蓝光华如烟花般绽开,同时,黑暗中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幽蓝,是一对对相同的竖瞳。

  黑衣人淡淡地冲身后成群的野兽看了一眼,轻轻朝远方的灯火通明的营帐一指。狂暴的叫声乍然响起,一波接着一波。

  他身后瞪着幽蓝眼睛的野兽狂吠着,拔开四腿就朝穆恩军队的营帐奔去,汇成一股兽潮。

  将小臂长短的法杖别在腰间,黑衣人也慢慢跟在了兽潮之后,眼中尽是残忍之色。同时,他也在心底抱怨起自己的首领,究竟是为什么首领要派自己来处理这群乌合之众,存心消遣自己?

  他带着轻视,小跑的步子改为走,望向那远方的军队营帐。嘛,反正飞蚁那家伙肯定还在玩,就让他玩儿尽兴吧。

  #

  穆恩营帐,士兵们鱼贯而出,一部分高声喊着救火,一部分则拿起刀剑,要准备对抗不知何时已经包围自己的狼群。

  整个军营都乱了起来,没有哨兵的警铃声,也没有任何防备措施。突然的失火与与碰巧听见的狼啸,让士兵们措手不及,但毕竟是正规军队,火势很快被控制了下来,部队集合到前门,对峙着藏匿在雪地里的狼群。

  黑沉的雪天下,一对对幽蓝的竖瞳时不时闪烁而过,低低兽吼不绝于耳。

  “大家听好了!”巴顿走在最前面,双目紧盯着飞着小雪的茫茫夜色,“雪原魔狼全身雪白色,有很好的隐蔽性,每一只都有灰熊大小,战力惊人,最近的五个人组成小队,三个小队同行,分布到营地的九个防守点!行动!”

  一旁的克雷托拿着剑盾,老眼沉凝,怒道:“哨塔上的在干什么?眼睛瞎了吗?”

  巴顿也觉得奇怪,哨塔的视线很广,换班没有空隙,不应该连这么庞大的狼群都错过。他看了看高高的塔顶,其中一片漆黑却是连灯也没有点,向来脾气好的他也有些恼了,如果这次有了伤亡,当值哨兵难辞其咎。

  飞雪中,一名士兵匆匆忙忙地跑来,还没在巴顿近前站定,便叫道:“团长!哨塔里没人!”

  “什么?!”巴顿脸色一沉,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这种情况是连新兵训练营也不会发生的,“当值哨兵到哪去了?”

  “神秘~失踪。”那来报告的士兵狞笑一声,一抬头,一张蚁纹面具对巴顿照面。

  寒光突兀闪现,看不清是什么兵器,只觉一股寒风扑面而来,直刺得巴顿睁不开眼睛。旁边的克雷托一声惊呼,举盾上前,条纹铁盾上爆发出绚烂的金光,结成一个神妙的魔法纹路。

  这个铁盾,是由法师加持过的附魔盾牌,其上的光明神法阵无比耀眼,附魔者的魔法水平可见一斑。

  那阴冷的事物与光盾碰在了一起,克雷托老脸一白,踉跄着倒退。此时巴顿也反应了过来,稳稳接住了被震回来的老兵。

  “呸!”一口血从克雷托嘴里吐了出来,巴顿冷冷地盯着那个“士兵”,“你是谁?”

  “无聊的问题。”士兵的盔甲哐当掉落在地上,其中的身体犹如泥鳅般灵活地钻了出来。黑色身影左突右闪,令人根本难以捕捉到他的动作,有是几点寒光射出,迅疾地指向巴顿的脑门。

  额上的冷汗滑落了下来,穆恩十大将领之一的巴顿面如白纸,眼睁睁瞧见那四只寒光闪闪的飞刀在自己的睫毛前戛然而止,再近一寸就会插入他的眼窝中。

  他转眼看去,赫然是玛利亚救了他一命。

  紫发碧眸,出尘冰冷,玛利亚没有穿上那套常用的银盔甲,只是一身普通穆恩的蓝色骑士皮甲,可能是事发突然来不及换。万幸的是,她的佩剑还在腰间稳稳地系着。

  再往后看,千焰心正气喘吁吁地朝这边跑来,看来是没跟上玛利亚的脚步。

  玛利亚冰冷的俏脸平静如水,淡淡地扔掉指间夹着的四把飞刀,看着前方静止下来的模糊身影,低声道:“团长,先和克雷托去指挥部队,这里有我。”

  巴顿点点头:“好,你们小心些。”言罢,扶起脸色苍白的克雷托,就往营地防线方向跑去。

  千焰心这才赶到,喘着粗气,看了看冷然而立的玛利亚,又看了看前方那个模糊不清的人影,意识到有场战斗不可避免。

  实战他很少有,基本上毫无战斗经验。所以他现在非常紧张,气息也变得紊乱。

  “别慌。”玛利亚轻声道,如甘泉的般清澈的嗓音令千焰心陡然一震,“一会儿我们开战,你只需要做一件事——不让其它敌人妨碍到我。”

  千焰心调整了一下呼吸,抖了下肩膀:“明白了,你放心。”

  双方安静地对峙,空气中没有了杀意,只有满天的飞雪越来越大。

  那个人影动了,缓缓朝玛利亚走来,随着距离的缩短,两人看清了那个人的装束——黑色夜行紧身衣,刻着蚂蚁面孔的木质面具,身形上可以看出很消瘦,除此之外,连头发和双手也包裹在了黑衣之中。

  同时飞蚁也看清了他们两人,惊叫一声,连忙行了一礼:“穆恩远近闻名的月女骑士,玛利亚·古德里安,久仰久仰!哎呀哎呀,我们还以为是一支普通的穆恩杂军呢,想不到啊!”

  惊于对方竟然认得自己,玛利亚心下疑惑,脸色保持平静:“你是什么人对我来讲不重要。我以干涉破坏帝国公务罪逮捕你,任何反抗都会让你丢掉性命。”

  “噗…哈哈哈哈……”飞蚁捂着面具,尖锐地笑着,轻蔑地道,“得了吧,随便客气几句还真把自己当跟葱啊!嗯,模样还挺标致,真还有点儿不舍得扭断你那白嫩的细脖子。”

  玛利亚将手按在剑柄上,面色如霜,冷喝道:“放下武器,我说最后一次!”

  话音刚落,飞蚁轻慢地随手一挥,寒光再现,六点锋芒从不同的角度飞来,飘雪中看不清事物的形状,想来仍是飞刀。玛利亚碧眸一寒,上前一步,同时一拳轰在了身前的雪地上,被巨力震起的积雪升腾而起,强大的冲力瞬间将那六把飞刀拦截了下来。

  紫发女子穿过雪幕,径直冲向飞蚁,鹰首长剑已然出鞘,随着她的身影划出一道寒光。

  飞蚁也展露出自己先前震退克雷托的兵器,一把单手的巨斧,通体漆黑,造型宛如刽子手工作的用具,只是手握的部分短了很多。看着玛利亚冲上来,并无反应,好整以暇地等待着玛利亚出招。

  玛利亚首先抢占先机,欺身上前,举剑便是当头一劈,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,简简单单的一击,其强悍的气力却令周围的飘雪都改变了流向。

  剑斧相碰,火星激射,飞蚁单手捏着斧头与玛利亚相抗,却是全身大震,另一只手飞快握住斧柄,不得不用双手拿捏住。

  “切…力气不小啊……”见玛利亚单手就将他压制住,黑衣人吃力地说了一句。

  玛利亚看上去似乎还有余力未发,冷声道:“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巨斧一偏,格开了长剑的锋刃,黑衣人拧身后退,想要利用速度的优势拉开与这个女人的距离。眼前一道紫影闪过,却不想玛利亚用和他相同的速度跟了上来,完全不给他重新站稳阵脚的机会,剑剑相逼。

  利用武器宽大的侧面勉强防下一波凌厉的剑舞,黑衣人依旧站不住阵脚,越发难以防住玛利亚的攻击了。

  他暗暗咬牙切齿,自己太大意了,始料未及的是,力量悬殊这么大,引以为傲的速度的又被对方追平,明明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十六岁孩子,怎么具备了这样的能力?

  剑光覆盖了他的全身上下,玛利亚的出招速度快到了极致,莫说是千焰心与那个黑衣人,就是当世的剑术名家亲至恐怕也得甘拜下风。

  飞蚁不住地后退,终于无法完全挡住那疾风骤雨般的剑击,一侧身,鹰首长剑在他的腰侧擦起一蓬血花。趁着这一空隙,黑衣人反而近身,以灵敏的身手从玛利亚的肩膀上翻了过去。

  “停停停!这不公平!”玛利亚转身又要进手,黑衣人突然不满的大叫,做着暂停的手势。

  “我没时间和你玩!”鹰首长剑再次化身长虹,落九天之势般直击黑衣人脸上的面具,飞蚁怪叫一声,却是避无可避。

  长剑一下子贯穿了他的脑袋,鲜血大量的喷洒而出,溅到了周围的雪地上。

  千焰心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具死尸从剑刃上软绵绵地脱离,带着血腥倒在已被染红的雪地上,死尸与雪地接触发出一声闷响。他心脏一缩,似乎感知到了什么,一些东西好像正在变化。

  收剑,玛利亚长身而立,雪白的脸颊因激烈的活动而浮现出一丝红晕,增添一分美艳。

  玛利亚走向千焰心,说道:“走吧,该去巴顿那边,解决一下魔狼了。”

  “站住!”脚步一顿,玛利亚愣了愣,看见千焰心脸色严正,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  千焰心低垂的眼眸在四下扫动,像是在极力找寻刚才那一闪而过的不寻常感,有什么地方不对……目光再次扫过那句还在流血的尸体。

  这具尸体上存在魔力!他猛然抬头,高喊道:“他没死!他……”忽然在他言语间,一道难以让人察觉的寒星出现在玛利亚的脑后。

  千焰心登时扑了过去,以全身的力气撞开了毫无察觉的玛利亚。

  玛利亚回眼间看清了那个她未曾注意到的,马上就要触碰到千焰心脖子上的东西:还是一把飞刀,那个蚁面黑衣人所使的飞刀,但她明明已经刺中了那个家伙,尸体都还躺在那儿的。

  玛利亚已经来不及细想了,锋锐的刀刃即将切开千焰心的喉咙,那时候他的血将洒满她全身。

  血,又要浸透她的全身了吗?玛利亚碧眸颤动,折射出悲痛的光泽。

  不,她不要。想着,她伸手朝那刀刃抓去。

  点击下载手机客户端APP:手机写小说,在APP的书城里搜索《幻域之歌》第一时间阅读本书最新章节
数据提示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