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户端下载
夜晚模式
阅听网>幻域之歌>十四,眉间雪
  雨云压顶,大雪滂沱,如鹅毛般的飞雪从天空上飘落,密密麻麻地无法分辨眼前的,是一片雪或是两片雪。如果一个人静止不动地站在某处,不消片刻就会变成一个严严实实的雪人。

  如角马迁徙般猛烈的暴风雪席卷了卡洛丽妲山脉与外围的冻骨雪原。这场积累已久的暴风雪鼓动着高天之上的云层,疯狂释放自己渴望已久的暴力。

  卡洛丽妲山脉在入冬以来,下得最大的一场雪。

  大雪封山,气温骤降,这样让人望而生畏的天气下,连雪原毒蛛与魔狼也不愿外出狩猎,广阔的雪原上没有一个活动的生命。

  不,准确的说,有。

  风雪交加间,隐约看到在广袤的冻骨雪原深处,有一道艰难跋涉的人影。大雪遮挡了所有事物,唯独没能挡住那团暗红色的微光。

  相信你已经猜到了——正是红发的千焰心背着重伤昏迷的紫发骑士玛利亚。

  两人在凌晨左右拼死突破了魔狼群的围攻,万幸的是,魔狼被炎陨术所震,不敢追来。施术者千焰心状况很糟,从小到大一次也没尽的魔力一小时内通通告罄,对他还未适应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害,另外全身皆有轻度外伤,进一步影响了他体力的恢复。

  而玛利亚的伤情更是一塌糊涂,为了能带着千焰心冲出重围,也为了能完全甩掉狼群,竟将自己的速度提高到比魔狼全速奔跑还快几分,抱住千焰心生生跑了十里路。

  体力耗尽不说,她背部的伤口也是越来越严重。

  千焰心擅自检视了一下,被魔狼的吐息所伤,冰刺扎入身体几寸,寒毒灼伤的面积如阴影般在缓慢蔓延,虽说缓慢,但已经让玛利亚背后大片雪白肌肤变成黑色。

  千焰心不懂治疗术,没有药品,只能拔出冰刺,每隔一段时间用嘴将伤口处的魔力毒素吸出来,保证毒素不会要了玛利亚的命。

  “啊!”一个踉跄,红发少年步子一晃,直接跪在了寒冷的地面上,膝盖一阵钻心的疼痛。他龇牙咧嘴地用面部肌肉开缓解疼痛,还是惨叫了一声。

  背后的紫发女子随着他的摇晃也是一震,但却毫无反应,不知是晕过去了,还是已经死去。

  体质瘦弱的千焰心力量本就不足,即使玛利亚很轻,身上又只剩下一件内甲,时间一长他难免坚持不住。而且为了抵挡这不让人活的寒冷与风雪,他一直释放着已经透支的魔力,淡淡暖暖的红光包裹住两人全身,以至于他们走了这么久身体还保持着常温。

  魔力就和体力的概念一样,有人会过劳而死,就有人会透支魔力而亡。当千焰心透支到一定程度,呼吸出现问题时,就是死亡的前兆。

  一声低吼,千焰心再次负起了玛利亚的身体,还用手小心抬了抬她受伤的背部。

  沉重的脚步一声接着一声,一步深陷,三步一定,时而柔软时而坚硬的雪地消磨着他的体能。但他浑然不顾,就这样迎着自北向南的狂风,艰难到极点地向前走去。

  呼吸声一次比一次急促,一次比一次严峻,千焰心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,依然向前走去。

  没有退路了!他这样告诫自己,只有向前走,走到玛利亚口中的废弃军营才有一线希望。现在回头或止步,只有死,他们两人会在极寒的暴雪中冻成冰块,尸骨将埋在雪原之下,要么永远不会被人发现,要么则会被卡洛丽妲的野兽刨出来当作点心。

  千焰心这样想着,似乎就能暂且忘掉难受的窒息感。

  其实,如果他现在丢下玛利亚,将魔力消耗减到一半,维持好体力,找准方向,生存下来的概率相当高。丢下玛利亚,这样的念头确确实实地存在过,而且险些让他丧失了自己的本性。

  但当他看到背后玛利亚苍白娇弱的脸蛋后,他将她抓得更紧了。

  不能,不能放。如果现在放手,我会后悔内疚一生的。千焰心咬着牙,纤细的双臂酸疼难耐,肌肉僵硬到了一个地步,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已经变成没有知觉的生铁。

  不能,不能放……千焰心喃喃自语,不能,不能放,玛利亚……

  “好冷……”这时,昏迷不醒许久的玛利亚突然出声,迷迷糊糊的听不真切,但千焰心听了个明白。

  千焰心一震,双眼恢复了清明,悄悄在她身上加大了魔法强度,而自己身上的火红因为法力分流而显得有些透明。寒风刮到了他的皮肤。

  他强笑:“现在还冷吗?玛利亚?”

  玛利亚仍旧不清醒,声音中充满了迷离,与她平时的冷冽大相径庭:“我在哪儿?明早…还要去格林…骑士堡垒考试呢…”

  千焰心有些不耐,想要告诉她清醒点儿,忽地记起娜娅曾说受伤啊梦游之类的人说胡话时千万不要戳破,不然很容易出事。也不能不理,否则一旦睡过去,很可能再也不会醒过来了。

  想到这里,千焰心勉强提起一分精神:“是啊,玛利亚,明早还有考试呢!努力训练吧。”

  女子的低语从耳后传来:“可……我想睡觉,好困,好困。”千焰心感觉到她长长的睫毛正刷着自己的后脖。

  他急道:“不,不能睡!那个,总之,绝对不能睡。我……我是千焰心啊,你还记得我吗?为了能背你,你手里那把绝世好剑都让我给丢了,你要是睡着了,哪怕只是睡了几秒我都不会赔你的!听到了没?”

  背上的人沉默了一会儿,声音里少了几分迷离:“那剑其实不贵,造价才三十铜。”

  千焰心高声叫道:“那么华贵的剑,我还以为多贵呢!奶奶的,最后一点儿念想都没了。”他原本还想解释他为什么那么喜爱那把剑的,可是他呼吸实在困难便也作罢了。

  “千焰心……你……”玛利亚断续着说,“你为什么救我?”

  “我?”千焰心的脸颊上开始结霜,他眯着眼大声道,“奶奶的说好要给批条子,条子呢?没条子老子怎么去穆恩领赏金,一个个都跑了,除了你还有谁给我个孤家寡人证明?我要是拖着你的尸体到穆恩去,估计直接就上绞刑台了,我可不傻!”

  “所以,老子不准你死,你要是敢死,老子就敢给你鞭尸!”

  玛利亚的声音中带了几分笑意,碧眸从微闭到睁开:“不…你不敢的,你胆子这么小。”

  千焰心也笑了,大呼了几口冷空气,氧气的夹杂的冰渣让他的气管至肺都不太好受:“你才认识我几天啊?就这么信我,信我这个满口谎话的骗子。告诉你,老子是卡洛丽妲山脉出了名的山贼!打家劫舍、杀人放火、强抢民女的事儿没少做。”

  “你不是穆恩的正义骑士吗?有种的别死,提起剑来和老子干一架!小爷我三岁生擒卡洛丽妲寒风鹞鹰,五岁手撕泰坦月熊,八岁单挑雪原毒蛛皇,十一岁横穿卡洛丽妲主峰……”千焰心呼吸已经到达极限了,双腿一软又跪了下去,这次连痛觉都没有。

  他的脸伏在冰雪上,紊乱的呼吸喷在雪地上,视线昏暗。他是要死了吗?千焰心喘息剧烈,脑中重复着一句话:不能死,不能死。

  背上的玛利亚低笑道:“胡说八道,你……三岁的时候,还在和泥玩儿,再说,有这种本事的家伙…为什么要去当山贼?”

  不能死!千焰心大叫一声,翻过脑袋用额头顶住了地面,作为支点重新撑起了身子。酸疼的手臂一松,玛利亚软绵绵地倒在了一边。

  千焰心颤抖着双手,将自己的腰带撕开拉长,费劲地抱起玛利亚,将腰带绕过她的腰肢,与他紧紧绑在了一起。

  他凝视着玛利亚美玉般的俏脸,碧色的美眸微微闭着,一头紫发散乱却也不失美感,谁知道如果是这样一头长发将会美到什么样的地步?

  心神一荡,猛然凑近了她,干裂的双唇轻轻吻在了她的眉间,寥落得浅淡。

  玛利亚秀眉间的积雪,瞬间融化。

  而后千焰心振作精神,再次背起了她,低声喃喃:“我一定要救你,一定要救你。你不会死在这片雪山里的,这是我生平第一个诺言,我不吹牛。我一定要救你,一定要救你……”

  他反反复复地说着,似乎在提醒自己。

  千焰心身上的、近乎透明的红光在他话音落下的一刹那完全消散,而在他背上的那个人却被火红包裹了起来。

  “呼————”暴风雪激烈呼啸,无情地摧残着大雪中相依相偎的两人,刺骨的寒风凛冽地回旋,满天冰凌填充飞雪中的空隙。

  锋利如刀的寒风掠过千焰心毫无遮拦的身体,在他麻木的皮肤上划下一丝又一丝血痕,但他无知无觉,对着暴风雪的挑衅置之不理,唯有脚下的步子一步比一步坚定。

  他睁不开眼睛,但他还是那么无所畏惧,脖子上青筋暴起的狂吼:“卡洛丽妲!!我操你姥姥!!——”

  那隐藏在衣领下的项链焕发微光,贴着千焰心心脏位置的玉片从黯淡的红色开始变化,最后成了完全的猩红,闪烁着近乎邪异的血光。

  千焰心一直注视着前方,并没有看到它的异样。

  狂风吞噬了寒冬,湮没了身影。

  ——借着月色的明暗,重凝苍凉无邪,如露亦如电

  点击下载手机客户端APP:手机写小说,在APP的书城里搜索《幻域之歌》第一时间阅读本书最新章节
数据提示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