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户端下载
夜晚模式
阅听网>幻域之歌>二十二,梦里空花
  伊凡望着头顶无边无际的苍穹出神,只觉得这一天天空格外的干净明朗,不知不觉地,他竟忘记了时间的流逝。然后,他也就忘却了一切,包括他叫什么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。

  他就这样坐在这湾名为“澜”的河水旁,安安静静地坐着,清澈平缓的河水沐浴着午后慵懒的暖意,悠哉地向东踱着步子。河水的中央波光粼粼,偶尔会溅起几朵闪耀的浪花,大马哈鱼的鳞片在阳光下晶莹闪光,欢跃着只有它们自己知道的东流之旅。

  “嗯?”感觉到身后有人,伊凡睁开双眼向后看去。

  蓝天下,站着一个不为人知的黑发孩子。一头黑发披散着,不知男女,他身形纤细,皮肤呈黄色,黑发间那对明晃晃的碧眸生辉,宛如狼的双眼。

  你是谁?伊凡在心里发问,奇怪地盯着那个孩子。

  不知是从何处飘荡而来的低语,又像是面前这个孩子在认真回答他的疑问。

  “我叫肖,我只有这一个称呼。我出生以来,就没有父母,没有亲人,是山林中的狼母喂给我生肉蔬果我才得以存活,语言、格斗都是狼教授给我的。后来猎人们剿灭了狼群,他们刺瞎了我的双眼,狼母舍身为我挡箭。山洞里,狼母血流成河,痛苦不已,于是我亲手杀了它,狼群便永远诅咒我。我用狼母的毛皮缝成了战袍,我用狼母的爪牙打造了利刃,我用狼母的双眼代替了我的双眼……”

  “我走出了古林……”

  你遇见了我。这点是那么毋庸置疑。

  伊凡微微一笑,在身旁给这个狼孩让了个位子,冲他招了招手。

  那长长的、乱乱的黑发随风扬起,他的脸英气而无神,那双属于狼母碧绿色的竖瞳里仅存下麻木,他踌躇在原地不知所措。见伊凡向他又招了招手,他狠狠瞪了过去,将脚下的石子踢了过去。

  伊凡无奈,起身走了过去。肖瞄着伊凡,警惕地绷紧了身子,双手握着爪子,不善地盯着伊凡的一举一动。

  伊凡打量了片刻肖,皱着眉头:“不会说人话吧?没关系,我教你,不过你得先洗洗澡。”

  肖摸了摸头,像是不理解。

  伊凡围着他打转,看了半天,捏了捏他的脸:“锁骨那么细,胳膊太秀气了,你……应该是个女孩吧?”

  肖似乎有那么点儿明白了,看了看自己的下身,恍然般点了点头。然后涨红了一张秀脸,如狼般猛地扑向伊凡。

  轻哼一声,伊凡一个箭步迎上,一横臂打翻了肖,顺势将其按倒在地。肖怒叫着,想要反抗,伊凡呵呵一笑,一下子将她瘦骨嶙峋的双臂握住。肖还是不放弃,眼里有狼的狠劲儿,使劲挣扎,可伊凡的气力远大于她,宽大的手掌纹丝未动。

  伊凡邪魅地勾唇一笑,空出来的一只手捏住肖挺秀的鼻子,左扭一下,右扭一下,肖气得发抖,伊凡大笑:“你说你是狼群里长大的,来,给我学几声狼叫。”

  咒文传颂,血月当空。鲜血般的光晕席卷了天际,末世风暴摧枯拉朽般覆盖夜空下的大地。

  此时,万物沉寂,静到窒息,一个浓重的、阴森的巨大影子从地面上升腾而起,烟雾状的丝丝缕缕蔓延他的双目。伊凡凝固在原地,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可以动弹,那种奇异的恐惧感直让他的手指发麻。

  那黑影逐渐成形,两道碧绿剔透的凶光在黑暗中绽放,近在咫尺。

  黑暗中的巨大生物注视着伊凡,灰黑色的髻毛刺得伊凡鼻头奇痒。

  “阿凡,你很想听我叫吗?”两道冷冽的绿光眯了眯,沙哑又厚重的声音传出,“那,我就满足你吧。”

  一声兽吼,雪亮的獠牙划破黑暗,巨口在他面前张开,还不及伊凡惊叫,就掏开了他的肚子,热气腾腾的内脏在他的注视下散落一地。

  “啊——!”

  #

  “啊——!”

  一声惊叫,周围正在忙碌的军官们被他吓了一跳,差点就要拔剑相向了。

  伊凡铠甲下的单衣被冷汗湿透,看表情仍是惊恐不清醒,从躺椅上惊坐起来的他一直在大喘气。周围的军士关切地聚了过来,有人轻轻摇了摇他。

  “副团长?伊凡副团长?”

  他逐渐清醒,晃了晃脑袋,看向周围这些人——独眼老将马塔林,魔法战地指导梅隆,忠实的勤务兵尼尔以及魔法总顾问马基亚维利。他微微安心,揉了揉脑门,理清了头绪。是啊,我正带领红莲怒骑士团第二部队前往格列尔平原集合,中途遭遇魔族、兽人、精灵联军十九军团,正在索纳达峡谷两头对峙。

  马塔林仅剩的一只眼睛看着伊凡出神的脸,拍了拍他的肩头:“副团,你还好吧?是不是太累了?”

  伊凡将自己有些湿润的棕发理了理,伸着腰说:“嗯…没事,做个梦而已。”

  一旁的梅隆知道行军时将领做噩梦是不祥之兆,会对我军士气产生影响,连忙递给伊凡一杯热茶:“那就不提了,来,喝口茶吧。”

  伊凡捧着茶,接过尼尔手里的汗巾,见营帐里十几个军官还盯着自己,便笑着说:“实际上也没什么,而且……”他把目光转向马塔林,“这个梦和老爷子有关哦!”

  马塔林摸着下巴的一大部白胡子:“说来听听。”他的老友马基亚维利也表示很有兴趣。

  伊凡想了一会儿,缓缓道来:“那是不远的未来,我们漂亮地反击了入侵者,唱着凯歌回到了金宫。哥哥……团长和我,还有肖每个都能一口干掉一坛子古那国烈酒。哦!星河那严肃的混蛋竟然在酒桌上跳热舞!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营帐里顿时哄堂大笑,气氛一时欢快起来。尼尔更是笑得前仰后合,实在想象不出教皇大人跳热舞的模样。

  马塔林拍了拍头盔,老脸上甚是不解:“不是说还有我吗?”

  伊凡眼带笑意,将胳膊搭在马塔林的肩膀上,说:“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吗,老爷子喝多了,屁颠屁颠地围着花园乱跑,酒劲上头,强吻了我们的卡尔大元帅,喏,把我吓醒了吧。”

  营帐里的军官们再次大笑,马塔林伸手开始揉混小子的棕毛,笑骂道:“去去去!混小子油嘴滑舌!”

  在这个时候,他在笑,他们都在笑,事实上,逝去的时光中,他们也的确如此快乐过。

  伊凡到至今为止还记得。

  马塔林老爷子当然可以趁着酒兴去强吻卡尔,如果他没有被精灵弓手一箭贯心的话;梅隆在战争结束后就可……

  本章剩余 2335 字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

  点击下载手机客户端APP:手机写小说,在APP的书城里搜索《幻域之歌》阅读本章剩余内容
数据提示!!